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诗会

新诗会网易官方博客

 
 
 

日志

 
 

湖南音乐诗人幽林石子2015―2016年度文学创作上的几件大事  

2017-01-21 13:31:57|  分类: 诗坛大事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二百余首诗作发于《中国文学》《西北军事文学》《山西文学》《榜样的力量》《星星诗刊》《天津诗人》《文学风》《湖南工人报》《小溪流》《风雅》等各级报刊杂志,诗作入选《2015中国年度作品·散文诗》(现代出版社出版)、《2015中国诗歌排行榜》(百花洲文艺出版社出版)、《诗屋2015年度诗选》(中国凤凰出版社出版)、《2015湖南诗歌年选》(湖南文艺出版社出版)等各种年度选本。

2.   2015年10月份,由长沙市委宣传部、长沙市文明办、湖南省作家协会联袂推出诗集《榜样的力量》,此书由湖南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长沙市委常委、宣传部长张湘涛主编,出版人刘清华。该书汇集了全国104位诗人写给道德模范的诗歌104首,总计一万行,称为万行长诗集。 2014年“百名诗人万行长诗颂道德模范”活动开启后,全国104位诗人采取一对一的方式,深入采访,了解模范们感人的事迹特别要指出的是这些歌颂对象包括全国道德模范、中国好人、优秀志愿者、三八红旗手、学雷锋标兵、感动中国人物、全国优秀少先队员、全国劳动模范、尊师重教先进个人、金牌义工等。他们的光辉事迹为我们树立了时代的标杆,他们的道德水平,指引着一个民族的精神方向。诗人们用朴实、亲切、灵动的语言讴歌时代的楷模。
      幽林石子应长沙市委宣传部潇湘诗会及《湖南工人报》副刊主编方雪梅老师的要求,为在校大学生王达佳同学献上颂诗《明眸里的仁慈》。王达佳,电影《少年达佳》原型人物、央视公益广告《一张纸的故事》中手捧纸箱的女孩、"全国百名优秀志愿者",坚持10年做义工,累计为慈善公益捐赠款物近40万元,被誉为 "慈善天使"。先后被授予 "感动长沙十佳少年""长沙十大慈善人物""长沙市首届道德模范""湖南金牌志(义)工"等光荣称号,被湖南推荐候选2009央视"感动中国人物", 2010年12月当选"全国百名优秀志愿者",2011年2月荣登中国好人榜"中国好人",2011年9月作为全国美德少年出席第三届全国道德模范颁奖典礼,当选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第十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主席团成员。新华社、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读者》等百余家媒体对其进行采访报道。受到李长春、刘云山、王兆国、张春贤、周强等党和国家领导、团中央书记处书记罗梅及湖南省委书记徐守盛的亲切接见和勉励。18岁女生王达佳的爱心行动为90后的青少年树起了一个爱心与责任的精神标杆。
       这次活动意义重大,前所未有,受到社会各界与媒体的热情关注,《人民日报》《湖南日报》《湖南工人报》《长沙晚报》《人民网》《新华网》《中国文明网》《东方网》《中国文化产业网》《中工网》《红网》《星辰在线》《新浪网》《凤凰网》《中国日报中文网》《网易新闻》《搜狐》《中国西藏网》《和讯网》《领导干部网》《国际在线》等全国各大媒体相继报道。优秀颂诗在《长沙晚报》陆续刊登,在长沙广播电视台朗诵播出,该活动精彩纷呈,它与“情系雷锋大爱长沙’全国原创新歌征集活动一起,成为新时期学雷锋的品牌活动,在全国产生了重大影响。诗集《榜样的力量》新华书店上架。

3、 2015年12月,我有幸成为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这次入省作协的共141人,其中省直21人,长沙市11人、衡阳市5人,株洲市7人 湘潭市2人, 邵阳市14人,岳阳市2人,常德市11人, 张家界市3人,益阳市5人,郴州市9人,永州市6人, 怀化市6人, 娄底市4人,湘西州5人,毛泽东文学院第十四期学员30人。我属于省直的会员。迈入这个台阶,手中似乎又多了一叠厚厚的作业本,自我加强了一种沉重的压力。
  
4、    参加今年6月26日湖南省诗歌学会第10场熬吧诗歌沙龙活动,活动主题为“韶峰诗韵”,出场者是湘潭籍著名诗人吴投文 、邹联安 、朱立坤。诗人吴投文是湖南科技大学人文学院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主要从事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著名评论家。出版专著《沈从文的生命诗学》、诗集《土地的家谱》、《看不见雪的阴影》。今年初,与李少君老师合编《朦胧诗新选》。数百首诗歌入选《新世纪诗典》《中国新诗年鉴》《中国诗歌排行榜》等八十多个重要选本。发表论文、评论、人物访谈一百五十余篇,多篇被重要学术期刊摘录和转摘。主编文学评论集两部。入选湖南省高校青年骨干教师。兼职有中国新文学学会理事、湖南省作协理事、湘潭市文学研究会副主席等。诗人邹联安为《风雅》《诗界》主编,出版个人诗集《流浪的情歌》《爱的疼痛》、散文集《乡情悠悠》,作品被收入多种文学选本。长诗《逃亡者》获第一届世界汉诗大赛金奖。现任世界汉诗协会常务理事。诗人朱立坤,文学博士。1980年开诗歌创作并发表作品。曾获多种文学奖,并被译成多种外国文字。2005年,荣获“中国当代十大优秀青年诗人”称号。出版诗集《捡拾的花朵或曰我的诗》《逆向的月光》《向地底生长的大树》等。诗朗诵活动由省诗歌学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罗鹿鸣主持,晏杰雄、邹联安与吴投文作精彩点评。

5、  8月20日下午,湖南省诗歌学会首次为县级地区举办沙龙活动,一直被深埋在泥土中的石头,突然飞向旭日,划出一道明媚的弧线。我触摸着诗与歌的脉络,在闪光的T 台上自由地变换着角色。沩水也压低歌喉,为我盛上释放音律的键盘。点评嘉宾吴投文、曾庆仁、尘子等为出场诗人作了精彩的点评。以下是摘自省诗歌学会微信平台的一段表扬语:他们是来自宁乡的诗人,在诗歌写作上都富有成就,是宁乡诗群的优秀代表。诗人石世红笔名幽林石子,专栏作家,近六百首作品发表于《诗选刊》《星星诗刊》《中国文学》《山西文学》《西北军事文学》等全国各级诗歌刊物上,入选各类年度诗歌选本,组诗《一只手轻轻合上书页》荣获"2015感动中国全国诗词大赛"金奖。活动现场,她特意提前换上了舞台服装,用专业而细腻的歌喉,展示了她在声乐方面的天赋,优美的歌声打动了每一位在座听众。歌声结束,她反而有些羞涩,隔着讲台侃侃谈起最初与音乐相伴到后来结识诗歌的经历,她说到,音乐之路并不平坦,感恩文学给她快乐,让现在的她心底里有一份从容和幸福感。诗人杨罗先作品大量发表并多次获奖,他谈到了宁乡诗歌发展方向的问题,谈得洒脱自如,幽默诙谐。诗人杨孟军是正在崛起的青年诗人,乡村中学教师,作品在全国各大诗刊、选本上频频发表。诗歌写作深得专家好评。和往期相比,本次点评环节时间更充分,对作品评论更加细致,使得前来学习的诗歌爱好者受益匪浅。                                                                 

6.    2016年4月,市委宣传部,市文联共同启动了“2014-2015长沙文艺新人”评选活动,经个人申报、资格审核并公示、专家实名评选、领导小组会议审议、社会公示等程序,历时五个月,全市从107人中评选出30位文艺新人。评奖文艺门类分为文学、曲艺、音乐、舞蹈、戏剧、美术、书法篆刻、民间文艺、摄影。文学类获奖者是简媛、石世红、张觅,我是唯一以诗歌创作获奖的作者,获得奖金一万元。9月13日,颁奖盛典在长沙市档案局多功能会厅隆重举行。湖南日报、中国网、新华网、凤凰网、网易新闻、红网、新浪新闻网、解放网、和讯网、搜狐、东方网、中国西藏网各大媒体与网站相继报道。

7.    2016年9月24日晚上,“时间仓里的留守者——邹联安、吴投文、朱立坤音乐诗会”,在湘潭市天虹剧场隆重举行。我有幸成为特邀嘉宾音乐诗人,与湖南工业大学教授徐蓓、中南大学教授晏杰雄、朗诵家如风、湘潭岳塘区文体局党组书记陈辉等嘉宾一起聆听了一场特别的音乐诗会,参加诗会的还有很多业余诗歌爱好者和民众。这次诗会便是文学走进民间,让高雅艺术回到大众中的一次很成功的活动。旗袍、音乐、诗歌、书画融为一体,把一个充满人生真、善、美的艺术大舞台展现在观众面前。布景与编排很独特、很温暖、有创意,既是文化艺术的综合展示,也是生活艺术的完美布景。我有幸再一次登台献艺,并忐忑地首次参与了一场节目小专访。虽然因感冒与小紧张,出场没有达到理想的效果,但心情愉悦受益匪浅。这次别具一格、意义深远的音乐诵诗会,把湘潭诗歌的真挚与热情延展到更广阔的社会空间,使民众单一枯燥的生活得到艺术之泉的润泽。此次活动见证了湘潭诗人在诗坛中较大的影响力,诗歌的情感气质也在民间有了丰富的土壤与生长期。这是艺术综合体的良性升温,也是社会文化建设中一片新生的特色风景。此次音乐诗会由湘潭市岳塘区文体局主办,湘潭市三寸光阴读书会、湘潭市旗袍协会等承办,凌小妃担任总策划,谢学文担任音乐总监。该活动在湖南省文化厅网、中国图书馆网、湘潭在线、小妃书屋、《湘潭日报》等各大媒体及平台相继报道。

8.    10月29日,应邀参加湖南省第17场诗歌沙龙暨韶峰诗韵金秋诗会。此次诗会在湘潭大学隆重举行,主要出场诗人是湘大教授彭万里女士。活动出席嘉宾有 省人大教科文主任、省诗歌学会会长梁尔源先生,省作协副主席余艳女士,省作协娄成先生,湘潭大学党委周书记、刘校长,湖南科技大学著名评论家、诗人吴投文教授,湘大文学院罗如春教授,湘大党委副书记周益春先生,副校长刘建平先生,湘大领导谭晓潮先生,诗人邹联安、朱立坤、李不嫁、蒋鸣鸣、王志坚、高新华、张一兵、亦文、石世红、何青峻、马迟迟、黃成玉、杨罗先、郭永莉等。活动由湘大领导、省诗歌学会会长梁尔源先生致辞,省作协副主席余艳女士讲话。吴投文教授、邹联安先生以及罗如春教授为出场诗人诗歌作了重要点评,其中穿插了嘉宾们为诗人作品进行点评互动的环节。
      彭万里女士笔名露西,湖南韶山人,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硕士,高级工程师。她曾是毛泽东文学院第十三期中青年作家研讨班学员,从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开始从事校园诗歌创作,中间辍笔多年,2010年后回归诗歌创作。诗作曾在《诗刊》《湖南文学》《西部》《湖南日报》以及香港、台湾、美国、泰国等海内外多家杂志报刊发表,作品选入国内多种文学选本。著有个人诗集《镜子里的火焰》《屐痕》。现任职于湘潭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韶峰文学》主编、社长。
      这次诵诗会展示了彭女士的十五首作品,她的诗歌现实、忧郁、沉重,大都注重生活的写实。她的诗性思维常常定格在现实的细微处,诗歌语言充满了隐痛与忧思。她善于在荒原里设定逃遁,在挣扎中拆解痛楚,在孤独中追捕童音与鸟鸣,在岁月中折弯时间之箭,在人性的阡陌中聆听简单清脆的羊咩声。她的诗中很少见到女性娇柔如流水的情感阶层,这可能与她豪爽、大度的性格有关吧!诗如其人,语言情绪倾向于中性的淡定思考型,远离小鸟依人式的心灵呈现。而在体现家庭生活的诗写中,又把一个贤惠、坚强、温暖的母亲形象,展现在读者面前。
    《父亲节致女儿》这首诗,我读了二三次,每次都让我泪流不止。虽不是诗歌技巧的艺术性与语言的精确性打动了我,但这首诗真实、亲切、感人。她勇于用遒劲的笔风打开家庭生活的复杂领域与矛盾的缝隙,然后欣然转向通融互动,直至亲密牵手。痛点有抚慰,幽光过处显亲情。而这首诗所展现的家庭生活场景并不是个体性的,而是普遍性的。最感动人的是女主角为一种大爱精神,抚平了内心细小的忧伤,完成了“妻子”与“母亲”的双重美好形象。
      此次活动同时展示了湘大学生诗歌爱好者及韶峰文学诗友的一些比较优秀的作品,充分证明了湘大校园文学氛围浓厚,在彭万里女士的引领下,悠扬的弦音漫步于万里诗歌的长亭。

9、  11月13日,石子被长沙市作协推荐,参加了由鲁迅文学院、湖南省作家协会主办,毛泽东文学院、湖南省诗歌学会、长沙市文联承办的诗歌培训学习。此次湖南参加培训的一共有五十余名诗人,学习时间十天。邀请中国著名诗人、评论家以及各大刊物编辑授课。主要授课老师是:中国作协创研部研究员、评论家霍俊明,《西部》杂志总编沈苇,《作品》杂志主编杨克,《星星诗刊》主编梁平,著名作家、诗人雷平阳,著名中国社科院外国文学研究所副研究员、诗人、翻译家树才,诗人阎安,《诗刊》副主编李少君,《扬子江诗刊》执行主编胡弦。
 
     【先行到失败中去的写作--当下诗歌的现实与精神悖论】由评论家、诗人霍俊明主讲,他于沉郁中托出当代诗人的心态、处境、命运,以及灵魂底部的精神忧郁,以广阔的诗学理念阐述诗人的纯真生活与悲悯情怀。他说:“诗人是爱与孤独的享受者,是培育心灵根系的人。诗人要善于发现别人被忽略的一部分,要于沉默中盯视着、凝望着世界,去劝慰、抚慰、帮助这个世界,替另外的人说出真实的声音......”。
 
    【当诗歌面对地域和时代】由《西部》文学杂志总编沈苇主讲。沈苇说:“ 当代诗歌创作呈现扁平化的影子,诗人作品流露七彩的光环,似乎人人都可以发挥,深浅不一。诗人作品进入数量化生产时代,诗人们创作热情高,自媒体加重了自我化、个性化,诗写呈现多元化。诗人的写作亟待一种减法的东西,应该祛除急躁、游荡、任性的自我托举心理。在诗写中多一份沉思,多一份静谧的心理呈现,不求数量,求写作质量,诗人应努力提高综合素质。在新诗百年之际,诗歌创作者应有所思考,结合自身的创作能力,创作路径应对诗歌文化有所推动。诗人应提高综合写作能力,融合地理人文诗学、历史的诗学,从而形成一种混合型的血液写作。诗歌是锁住时间、语言、希望、美善的语言保险柜。当诗人面对无边的生活旷野,生活的文学性可能超过文学的文学性。诗人的创作状态应沉着、内敛,把生活中的负面经验转化成诗,用语言文字设立城市中的第二宗教,用诗歌改善内心,改善现实处境。诗人要用诗歌向不安的世界道安,引领人们进入一个阳光的生活乐园。而且,诗歌创作要善于超越现实、超越物质、超越常态。思想的翅膀不要陷入苍茫,要善于沿路返回,并摘取一路繁花。也要掘地三尺,掏出最深处的根。诗歌创作一个比较禅意的表现是:设立语言之寺庙。诗人就是寺庙的和尚,自己首先应该低头,安静而虔诚地构建灵魂与信仰,用语言艺术呈现内心的真诚。诗人应打开思想的蜂蜜箱,与事物一起甜蜜,冲淡悲伤事物的味道,还应认真编织好思维绳索,把无关联的东西放在一起产生联系,构成诗意的整体。也要用心体验他人,强化自身的灵魂活力。实行“自我他者化”和“他者自我化”即把自己的东西变成他人的,也把他人的东西变成自我的。取他人之长,补自己之短,互相学习,互相影响,共同描绘孤独的诗意田园。诗歌是一种超越地域、国家、种族的文学表现形式。但事实上,不同的地域、不同的空间却影响了诗人的诗歌创作。因地理空间对地方灵魂占有统治性的地位,导致人文地理写作容易产生地域寄生性,诗人创作的思维被束缚与围困。当然,母语和故乡都是随身携带的行囊,诗人在写作时,也融入了生命之根的热情的血流,行囊中同时也携带着死亡。总之,诗人一定要付出健康的努力,因为这可以从内心导向外部世界。”

   【进入诗歌写作的几种方式】由杨克老师主讲。杨克认为,诗歌可以分两类:一类是大众传播的诗歌,这类诗通俗易懂,是可以代入的,可以置换的;一类是有难度的,晦涩的、朦胧的诗歌。一个好的诗人,两种诗歌都要能驾驭,并且必须要有流传性的代表作品。诗歌是非概念化的思想表达,必须用意象来呈现心灵原野。并且要找出事物的关联性、比喻性,比喻性语言一定要有所控制,情感呼吸要平稳。当诗人混迹于人流中,他们拥有明亮的眼睛看清深藏在事物背后的真实。诗人的诗歌创作拥有各种不同的思想情感气质与尺度,有抒情的、优美的、想象的、象征的、关联的,一如传统的正装,也有如着牛仔裤,比如叙事的、口语的、调侃的、好玩的、幽默的、无厘头的,也是有趣的表达。诗歌即使是口语来写,也还是应有想象力、有空间、有构思的角度。不同的写作策略、写作方式,会使诗歌具备全新的活力。诗歌不同于小说、散文,呈现的是那一瞬间的感觉。诗人心灵的感受与想象力决定了诗歌语言的整体气质,而真实是诗歌的第一要素。诗人应对公共空间有所发言,并用神秘感的、隐喻的、脱离惯性的情感语言托出心灵的火炬。至于一首好诗的深浅,圈内注重变异,而圈外则喜欢常态。可能读者的尺度是人类的普遍情感,属于简单的深刻。评论家要求的深度是诗写的左臂,阅读被直接打动是诗写的右膀,优秀的诗歌总经得起反复的品味,在时间的锋刃上留住读者的热情。
 
    【文学对话】由《青年作家》《草堂》主编梁平老师主讲。梁平老师首先点明了中国新诗百年的精神指向与文本效益问题,诗人的诗歌写作正慢慢深入大众,提高了语言火花的有效性。现在反映新诗百年所编的书籍中,很多体例只沿袭了教科书所标识的名字,其实那已是一支浩荡的队伍。指向倾斜,似乎忽略了某些新生的部分。他认为,一个中国诗人应对中国历史有所了解,应有清晰的诗歌坐标。湖南诗人就应了解湖南在这个坐标上所拥有的版图,自己在这个坐标上处在什么位置,找到横向、纵向的坐标,在此基础上,再思考怎样去写。80年代是百年新诗历史上最鼎盛时期,这一时期见证了中国是诗歌的国度,是中国诗歌文化唯一耀眼的皇冠、商标。80年代,朦胧诗、第三代诗歌运动,带给我们的思想与影响是巨大的,涌现一批非常优秀的诗人。90年代,很多人说诗歌有走向低谷的倾向,有一种失宠的情绪决定了诗歌的面貌。网络的兴起给新诗带来了很大的空间,也给了无限的伤害。诗歌没有门槛,贴上去,马上就会赢得廉价的表扬。没有难度的写作充斥了整个诗坛,一些好的、真正优秀的诗歌淹没在诗的泡沫里,反而被拥挤到浅水的背面。对于初写者来说,这些现象存在误导的成分,从一开始路子就不正了,把诗歌的标准搞混乱了。走到新世纪的16年,可以用八个字概括这种状态:热闹、喧哗、繁复、无序。现在,诗歌开始回暖,重新热起来。这个横向与纵向的全局可以在著名评论家吴投文的《新世纪诗歌升温的精神症候与文化透视》一中读到,文章写得非常深切与全面。所以诗人与读者都要保持一种清醒。新媒体的加入,诗歌正进入并成为人们的一种文化生活方式与状态。一百年是一个时间刻度。我们应冷静地观望新诗百年,它走了不少弯路,我们都有一种紧迫感,我们应加倍努力如何把诗歌写好,编辑则要注重作者的诗歌质量,尽量把杂志编好,而不是混入热闹的人流中沉浮。还有,诗人应多读经典,于阅读中觅得一份宁静,于宁静中加强思考的深度。可以读一读波兰诗人米沃什、辛波斯卡等国外诗人的作品。波兰,是世界诗歌最值得敬仰的国度,国民对诗人非常的尊重。华沙是一座雕塑之城,上百座雕像中,波兰诗人就有三十二座。这样的“诗歌的国度”,焕发着纵向的自然的耀眼的光彩。另外,诗人的生活价值应建立在诗歌的生存之上。为诗歌而生存的人,可以不关注社会对他的评价,不游移于表面的名誉与利益。潜心写作,让自己的作品深掘灵魂,不在意能否发表,多一些安静,存一点积淀。标准定于内心,要注重艺术性。在诗坛,似乎只要有诗歌高潮的出现,伴随的就是波涛失控后的严重缺水。九十年代高潮后的代价是以后十年整个中华民族的集体失声,2008年的高潮是井喷式的。汶川大地震时,诗歌走到了前台,代价却是十几万人的生命。所以诗人不要追求高潮,迎合热闹,让自己安静一点,安安静静地写有方向有精神气象有血有肉的优秀的诗歌。梁平老师说他正在编《中国新诗百年》(十卷本),这次会选入一些陌生的名字,陌生感之后,是对作品的打捞,是重新发现那些被遮蔽了的诗人。当下诗歌大致的轮廓是:40年代出生的诗人几乎已没有写作,他们基本在原有的青春年月里走完了创作上的路程。即使有,在诗歌现场里也不再举足轻重。50年代的诗人仍在坚持的,能看到创作实力的也很少。最活跃的是60年代这一批诗人,他们已成为中流砥柱。在80年代鼎盛期开始展示他们的写作,包括70年代的写作,包括整个文学创作都是一个尴尬的状态。80年代的在现场很活跃,90年代的整体出现,成为阵容、团队。还有就是诗歌批评的缺陷,批判的不是对当下文本的系统的解读,缺少大的批评家站到现场来指认。当代诗人在创作上应该警惕的几个问题:第一是口语化写作的警惕。口语不是口水,口语诗歌创作要有一定的技巧。应该用每一颗汉字,干干净净呈现诗歌的意境或思想。口语一定不是口水,难度不会比其他低。第二是诗歌叙事写作的警惕。把叙事植入诗歌,需要控制气息,控制语言。好的叙事会把诗歌的长度,质感的长度,及它的宽度延伸,但稍不留意,会散文化,变成分行的散文。第三是诗歌抒情的警惕。很多抒情是伪抒情。辨别真伪的办法其实很容易,就是去掉那些华丽的词语,脱下彩色外衣后,看它还剩下什么,看是否有血有肉,是否仍有生命力?有效写作与无效写作应警惕注意的是精神限定。诗人要有自己的语言,且语言要有创造力,是超越现代汉语与辞典的一种创造。尤其需要想象力,创作时自己应加以节制,越是信手拈来的越是不靠谱的,不是长久的。诗歌的责任是对汉语进行再创造。这应是我们以后努力的一个方向。
 
    【诗歌的血液是红的】由一级作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全国“四个一批”人才,云南有突出贡献专家、云南师范大学特聘教授雷平阳主讲。雷平阳老师的讲课比较生动形象,语言特别感性化。他说:“诗人创作,就好似从天边到楚国的漫长旅行。往楚国一走,常常会有朝觐之感。我们心灵的语言其实都是铺展在大地上的,每一句都在跟荒草一起生长,所以舒展的姿态各有千秋。我们不应该害怕风起,也不要担心季节的起落,自然生长就是真理,就是成功。如果诗人自己感到心慌,那是脱离了心灵,脱离了灵魂,而外在的撞击力量过大,失去安全感。那这样的作品一定也缺水,失去情感魅力与艺术感染力。但人总是那么虚的,他们流露太多的不自然、不真实。自然的、优美的和让我们惊喜的是大自然,大自然的每一个细胞、每一次呼吸都会让我们的心弦为之颤栗。但人们总是为了服从于繁荣而走现代城市建设的步伐,而破坏土地的深情与原意。比如我的故乡昆明,原本碧波荡漾的滇池变得浑浊不堪,像一个巨大的作案现场,许多诗歌的碎片鲜血淋漓。昆明的法式建筑好不容易变旧,拆除,但要重返大自然的从容,却是如此艰难。建一座壮丽的大城,10年时间就已足够,但要建一个故乡,100年都不够。现在,每个城市都在市中心建了广场,四面通达,热闹非凡,但广场怎么能成为中心呢?拥挤得无法呼吸,只有在雕像、寺庙与学府中才能感觉到创意与诗味。建设者们甚至为一条高速公路丢掉所有底线,精神的破坏无以复加。我们以及我们的朋友残忍地割断了野草和荆棘唯一的故乡,而我们的幸福建立在一片沉寂的泪眼当中。我们的国家、城市与建设者,像小说家构思主人公命运似的,想怎么处罚就怎么处罚,想怎么悲剧就怎么悲剧。当诗人面对这些的时候,就是要卑微一些,血性一些,用自己的语言来怒吼,尽管可能这不管用。说心里话,其实我也希望自己写优雅的诗歌,每一个字都像正人君子,像在修道。我与李元胜的诗歌不同,就像战士与夜莺、匕首与玫瑰的关系,我常有着壮士一样的感觉。鸡足山高僧大错和尚,晚年一句话也不说,只观瀑,仿佛要把瀑布引到自己身上来。他跟石头讲经,招石为徒。其实诗人习诗也就是修道,要达到一种纯美空灵的境界,才能写出比较成功的作品来。现在一些人把文学讲成成功学,号召作家怎样研究一本杂志或其它类别的书,以找到成功的路径。其实,应把自己的修为讲给作家听,这才是真正的“定风波”。乱象也好,生活的本来面目也好,“定风波”要把自己的内心安顿好。我采取的方法就是把一片山野、山地收到自己的内心,这其实就是一个写作者的精神出处。比如写云南,我需要一片旷野,刚好它又可以激发人们的想象。我把这片旷野请到纸上去,展开这种写作方式的时候,邀请的时候,也许今天还在,明天就消失了。我要的精神巫师与神灵时隐时现,好似常常在鸡足山徘徊。我读一部云南史诗,也读每一个民族自己的史诗。每个人似乎都有三座坟:一座埋自己的肉身,一座埋自己的灵魂,一座埋自己的财富。他们把某个地方定为尽头。仿佛表明自己就埋在那,不需要轮回,人世中的苦也不能承担。其实他们的语言非常高贵,每个民族都有属于自己的路途。再一个要讲的是全球化语境下的汉语写作。我们的写作要不要远方,要不要所谓的全球化呢?我所做的其实是一种没有远方的写作,没有远方,只有尽头。面对这么一片土地,怎样去发现它?去开发它?我一直在这片土地上生活,它成为我的精神资源,我出发的地方,我要让它们在文字里得以流传。比如一个满头塑料花的女孩子,迷醉中看到热带雨林里闪烁着蜡烛的小路,还有寺庙里诵经的声音。这一切都是人间的善与美,我们应该对这满怀敬意,还可以用这种美遮蔽这个炮火连天的世界。也许我们的身体也是非常的辽阔,且至真至纯。我们可以在自己身体里养无数的角色,然后再来写作。陶渊明说“悠然见南山”,但是,南山里面到底都有什么?他不提供。难道把灵魂的破碎的声音像弹钢琴一样优美地弹奏出来?这样的语言还不存在。我们要把失传的东西放回到诗歌里。如果诗人都放弃了,你去指望那些小说家吗?那不可能。虽然小说可能会给这个时代一点点温暖与真相。我的散文随笔《乌蒙山记》,黑暗充斥了整部书籍。我有几首诗歌也是写了之后再不看的。比如《祭父帖》,黑暗的事情太多,让人感到悲伤。这种写作其实都是一种心灵释放,用汉语找到精神出处或出发点,完成唱挽歌的机会。所以诗歌的血液在我这儿是红的,即使唱不出声音了,但会在诗歌里,用自己的文字记录下来。生活中的现实到诗歌里是艺术化的现实,大量的随意的日常是容易被人忽略的。日常的内外,请还写出一点人性、神性,找到属于你审美高度的意象。其实现在,有大量翻译的诗歌,只要打开电脑,就可看到诗,就能通向诗的道路。我们应从大师的原野找到属于自己的那条路。我的每一个字都是属于每一个认识字的人,我的字是有血有肉的。找到自己的精神出处,至少是诗歌的气象,与自己背后的古老的文化接上头,很多写作就会豁然开朗。它给你提供现存的世界,也可提供未知的世界。写作也就可以慢慢展开了。“
 
    【诗歌的翻译与创作】由诗人、翻译家、文学博士树才老师主讲树才在讲座中指出,诗歌翻译与诗歌创作有相同的地方,也有不同的地方。相同点是二者的本质一样,都属于写作。翻译实际是另一种写作,是一种尊重原意的写作,把语言当成一种符号,通过翻译生产另一种文本。不同点是前者是从有到有,即从现有的一个文本出发,凭借译者的创作能力与翻译能力,变成另一种语言的成功的文本。后者是从无到有,即平常的创作者因对生活或某一事物有所触动,用自己的语言文字进行写作,建立新文本。许多伟大的诗人所创作的诗歌的灵感很多来自于国外的翻译作品。翻译是从理解到表达到再创作的过程,它使两种有差异的语言相互交流与沟通。诗歌翻译也是一种背叛,重新制造和再生,这种再生包括文本再生、诗歌生命再生和译能再生。树才还认为,每个人自身都存在潜理解能力,翻译就是一种理解和写作的能力,是译者和原文之间的理解,翻译同时迫使译者发挥自身的现代汉语表现能力,给自己与读者带来喜悦,给作者带来贡献。很重要的一点是:翻译必须精通外语,语言是一个身体,能散发文本的无限活力。他提出,虽然翻译是一份“谦卑”的工作,但译者相当重要,是诗歌翻译中不可或缺的部分,是一种世界性的文化交流传达方式。最后,树才还向学员们介绍了一些比较优秀,可读性较强的翻译书籍。课后,树才与学员们进行了互动交流。
  
    【诗歌写作要点】由《延安文学》杂志总编、鲁迅文学奖得主、陕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阎安老师主讲。阎安认为诗歌写作带动了诗学,又不断地颠覆、丰富着诗学。但文化与历史的落差,加上地域性区别,各处诗歌文化便形成不同的格调、格局,呈现不同的精神面貌。湖南是近现代文学史、社会史的发动机。比如曾国藩,就以儒家气息带兵,有一种杀无赦的霸气,在湖南历史文化中占有一定的位置。整个中国的文化与历史的架构太深远了,太繁复了,是沉重的。要在沉重里边把它拿下,以轻驾重,牵一发,动全身。中国文化的创造应强调别被自己及大众的表象所迷惑。整体格局中地域性文化差异呈现多元,这种多元在诗歌之中表现得很突出,从而诞生地标性诗人,也诞生时代的代表性诗人。另外,日常生活对诗歌的支配性也很强,表现出了极强的生活现代性。有些诗歌写得很扎实,很有味道,但可能也很危险,把诗歌本来该有的艺术的东西,一种宽广而辽阔的心灵旷野放弃了。我认为,2000年以后的整个中国诗歌都缺乏探索性写作。创作情感中的日常杂念浮出水面,诗学理想的东西被忽略了。诗人们应该引起警觉,注意纠正当代汉语诗歌的整体的步伐与走向。虽然这是一个不能提供答案与真理的时代,但诗人坚持灵魂写作与理想主义写作是非常重要的。不管是从整个时代精神、诗歌状态上判断,还是从诗人自我的意识与认知而言,我们的诗歌都还是处在一种困境里边,在世界与自我的双重困境里边。这是一个泛文学时代,可能一切会没有界限。另外是探索性写作中的晦涩、难懂的问题,往往出现大众读者指责或指控汉语诗歌。由于这些问题的持续与弥漫,各种误读纷至沓来。还有一个诗人应理清你跟其它文体的关系,应该清楚自己对诗歌这个文体有什么样的自觉。诗歌这种文体,它是用精短的文字表达整个世界,黑白画面囊括的却是一场意境幽深的辽阔人生。诗歌写作应建立在诗歌修养与训练上,伴随的是一次特殊的生活磨炼,甚至一场寂静人生。那些否定诗歌的人,往往跟诗歌毫无关系。他们心灵粗糙、精神贫乏,感受不到生活多层次的温度。写诗与读诗,其实就是诗人与读者之间自然生成的一种阅读关系。诗歌有着完全与其它文体不同的契约,且与时代与读者的契约有时是隔代的。我们是当下写诗的人,是诗人。同别的文体一样有属于它自己的本命、宿命,你选择了诗歌,那么诗歌创作也就跟诗人的某种宿命联系在一起了。诗歌写作类似于你完全在进行一个更内在的超越了时代的对接,超越了时代的启示。诗人应清楚的知道这些,别人在指责、指控时,感到自己好像做了一件不光彩的事情,那是不必要的。像我,我在一开始写作时就是有选择的,选择读者的智力、层次与思想。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诗人写的哪怕是像《易经》那样只有自己才能懂的诗,面对指责时,也应坚持自己,不要把读者的低层次强加给诗人。

     【为了那些顺理成章的风景】由
《扬子江诗刊》编辑、新世纪(2000—2009)十佳青年诗人胡弦老师主讲。胡弦认为,诗人们应该多学习西方的经典诗歌,多阅读、多思考、多创作,慢慢掌握各种写作方法。优秀诗歌都有它所处的时代背景和成长沃土,在学习西方诗歌的同时我们都要继承和发扬中国传统诗歌的精髓。据统计,中国古代名作和西方名作一般诞生在诗人的中晚年时期,而这一百年来出名的中国名作一般诞生在诗人的青年时期,这是中国诗人与西方诗人成名时间的一个区别,同时也能给当代中国诗人以信心。实际上经典作品的创作是没有年龄限制的,有一部分诗人是属于大器晚成型的。写作是生活的一部分,诗人都希望自己的作品能流传下去,但时间和事实证明,只有经典才会被人们长期传颂。因此,诗人应该集中精力创作出好的作品,多出精品。
  胡弦还认为,现在的诗坛比较热闹,采风诗的节奏变快了,创作的新诗被公式化、模式化,有些人云亦云,缺乏真情实感。胡弦指出,一首诗就是一片顺理成章的风景,诗人的诗歌写作,要成为自觉性的情感创作,使诗歌语言步入真实的精神世界。让诗歌发挥它们的抗压作用、宗教作用,抚慰人类的灵魂,从而让诗歌能建造我们的精神乐园。
  

10、 受邀参加2016年11月19日晚长沙 “上河诗歌奖”启动仪式暨诗歌朗诵会,该诗歌朗诵会在怡园上河艺术街区上河U派时尚购物广场举行。 湖南省作家协会主席王跃文与副主席马笑泉出席,湖南省诗歌学会会长梁尔源、常务副会长罗鹿鸣与副会长张战、陈新文、吴昕孺、杨林、欧阳白,天润五江公司总经理孙烨、董事徐学清,怡园上河艺术街区艺术总监黄明祥,湖南读书会会长张立云,诗人刘起伦、谭克修、李不嫁、梦天岚、卜寸丹、刘炳琪、方程、匡瓢、刘怀彧、周伟文、师飞、贺予飞、黄成玉、黄峥荣、廖诗蝶等诗人及诗歌爱好者,百余人参与。活动由吴昕孺主持,孙烨致欢迎辞,王跃文以他一贯的幽默表达了对诗人和诗歌的祝福,黄明祥介绍了“上河诗歌奖”的评选规则,湖南省诗歌学会会长梁尔源讲话。上河诗歌奖将以“正能量,全公开”为宗旨,评出好诗,推荐好诗。街区将每季度举办一次诗歌朗诵会暨评比会,特邀评委现场评比,并特邀诗人、新闻界、文艺界等领域人士担任具名投票嘉宾,两种形式结合,产生季度主奖1名、提名奖5名。每年度评选出年度全场大奖1名,由艺术街区委托艺术家创作获奖作者的雕塑,雕塑永久展出。

11、2016年12月20日,我正式筹划出版我的首部诗集《草木的事业》,诗集由百花洲文艺出版社策划出版发行,并作为“百年诗库.实力诗人诗集”重点推出。出版社诗歌出版中心总监是著名诗人、文化评论人、小说家、电视制作人周瑟瑟先生,诗集的审稿、设计、排版等由周瑟瑟先生全程监督、策划,现正在进行中。该书预计三个月出炉,将在全国各大书店、网站上架。诗集《草木的事业》是一部现实与浪漫相结合,作品内容集人生、理想、爱情、乡情及自然风光为一体的耐读性很强的诗集。作者石世红热爱乡村,关注底层,并以灵动、清新、忧郁,亦不乏浪漫主义的笔调从事草根诗歌创作。该书收录了诗歌160余首,分说出春天的真相”“嫁错了土地的叶子”“欲望的锁孔”“长成庄稼的模样 ”“故乡的子宫”“散文诗页”六辑。作品或以亲切的语言诉说乡情,或以沉潜的执着之情追求理想、爱情与诗意生活。诗歌语言精炼而深邃,充满灵性,想象大胆奇特,艺术性很强,受到著名诗歌评论家的好评,诗集将由吴投文、南鸥、邹联安、刘继光、长篙等老师作序与评论。


幽林石子2015―2016年度文学创作上的几件大事 - 新诗会 - 新诗会

幽林石子2015―2016年度文学创作上的几件大事 - 新诗会 - 新诗会

幽林石子2015―2016年度文学创作上的几件大事 - 新诗会 - 新诗会


幽林石子2015―2016年度文学创作上的几件大事 - 新诗会 - 新诗会

幽林石子2015―2016年度文学创作上的几件大事 - 新诗会 - 新诗会
 
幽林石子2015―2016年度文学创作上的几件大事 - 新诗会 - 新诗会
 
幽林石子2015―2016年度文学创作上的几件大事 - 新诗会 - 新诗会

 

幽林石子2015―2016年度文学创作上的几件大事 - 新诗会 - 新诗会

 
幽林石子2015―2016年度文学创作上的几件大事 - 新诗会 - 新诗会
 
幽林石子2015―2016年度文学创作上的几件大事 - 新诗会 - 新诗会

幽林石子2015―2016年度文学创作上的几件大事 - 新诗会 - 新诗会
幽林石子2015―2016年度文学创作上的几件大事 - 新诗会 - 新诗会
幽林石子2015―2016年度文学创作上的几件大事 - 新诗会 - 新诗会

 

幽林石子2015―2016年度文学创作上的几件大事 - 新诗会 - 新诗会

 
幽林石子2015―2016年度文学创作上的几件大事 - 新诗会 - 新诗会
幽林石子2015―2016年度文学创作上的几件大事 - 新诗会 - 新诗会
 
幽林石子2015―2016年度文学创作上的几件大事 - 新诗会 - 新诗会
 
幽林石子2015―2016年度文学创作上的几件大事 - 新诗会 - 新诗会
 
幽林石子2015―2016年度文学创作上的几件大事 - 新诗会 - 新诗会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