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诗会

新诗会网易官方博客

 
 
 

日志

 
 

当代美国诗人诗歌  

2014-07-14 11:39:50|  分类: 诗歌翻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艾米莉·迪金森(1830-1886) 隐逸诗人,生于美国马萨诸塞州安默斯特一个显赫家族,曾在安默斯特学院学习了七年,此后,又在曼荷莲女子学院度过一段短暂时光,最终返回安默斯特,修剪花草,照料庄园。从二十五岁始,她弃绝社交闭门不出,在孤独中埋头写诗三十年,留下一千八百首短诗,但发表的诗作不过十首,她生前未受重视,直到她离世4年后,她藏匿的作品因好友温特沃斯?希金森而出版,她杰出的才华才广为人知。并被评论界追认为现代派的伟大先驱。她的诗风简约、独特,以文字干净、意象突出著称。所涉题材多为自然、死亡、爱.与永恒。

代表作《我为美死去,还不曾安息在我的墓里》

我为美死去,还不曾

安息在我的墓里——

一个为真理而死的人

做了我的邻居——

他轻声地问我为何倒下?

我说:“为了美”——

“而我为真理,真与美,不分家;

我们是兄弟。”——

就这样,像亲戚在黑夜相逢——

我们隔墙谈心——

直到青苔爬上了嘴唇 ——

将我们的名字覆盖——

评语:因为对美与真理的倾心,伟大的迪金森竟然将我们带到了一片墓地里,她让我们看见两个为真与美而死的人在黑夜中轻声交谈,相依为命,直到青苔爬上了嘴唇。直到我们忘记自己置身何处。这就是伟大的诗歌,它在向世人展示恐怖的想象力的同时,也展示了诗人只臣服于真与美的生命的秘密。相信每一个心怀美好的读者都会爱上这一颗纯洁之心。



2华莱士·史蒂文斯(Wallace Stevens1879-1955)出生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的雷丁市。哈佛大学毕业后在康涅狄格州一家保险公司任职,43岁那年出版第一本诗集《风琴》,受到评论界抨击。在他生命的最后几年里,接连获得美国三种主要诗歌奖:波林根奖,全国图书奖,和普利策奖。他的诗歌以隐晦、抽象著称,生前读者寥寥,死后,声望越来越高,被誉为“诗人中的诗人”,“批评家的诗人”,并最终与艾兹拉·庞德、T.S.艾略特并驾齐驱,被列为美国现代最重要的诗人之一。

代表作《观察乌鸫的十三种方式》

1

周围,二十座雪山,

唯一动弹的

是乌鸫的一双眼睛。

2

我有三种想法,

就像一棵树

上面蹦跳着三只乌鸫。

3

乌鸫在秋风中盘旋。

那不是哑剧中的一个细节吗?

4

一个男人、一个女人

是一个整体。

一个男人、一个女人和一只乌鸫也是一个整体。

5

我不知道更爱什么,

是回肠荡气呢

还是藏而不露,

是乌鸫的婉转啼鸣

还是它的袅袅余音。

6

冰柱,为长窗

增添了犬牙交错的玻璃。

乌鸫的影子

在上面来回飞掠。

情绪

从掠动的影子中

依稀看出难以辨认的缘由。

7

哦,哈潭弗德消瘦的男子啊,

你们为何梦想金鸟?

没看见那乌鸫

在你们周围

女子的脚边逡巡?

8

我会押铿锵的音韵

也会用流利的、躲也躲不开的节奏;

可是我明白,

与我所知的一切

息息相关的

是乌鸫。

9

当乌鸫飞出视野时,

它便成为

无数圆圈之一的边缘了。

10

看见乌鸫

在绿光中翻腾,

连甜言蜜语的老鸨

也要失声痛哭。

11

他乘一辆玻璃车辇

越过康涅梯克州。

有一次,恐惧刺穿了他的心,

在恐惧中,他竟以为

扈从、车辇的阴影

是乌鸫。

12

河水在流淌。

乌鸫必定在飞翔。

13

整个下午如同黄昏。

雪在降落

它还要继续下,继续下。

乌鸫

栖息在雪杉枝上。

评语:斯蒂文斯的乌鸫带着白雪的光芒在栖落,盘旋,仿佛上帝打开了我们的视野。十三个段落,十三片玻璃,十三个想象重组的世界,在无边静谧中次第展开,让我们获得一种空前的审美体验。全诗最嘹亮的部分在最后一节,斯蒂文斯将他通过非凡的抽象思维建筑起来的奇妙的瞭望所慷慨地馈赠给了每一个试图用自己的方式观察世界的人。而他站在哲学的雪山之上,陪着自己的上帝,安静地呼吸。

对此,我热爱的威廉福克纳做过一句注脚,他说:“没有人能直视真理,它明亮得让你睁不开眼睛。我观察它,只看到我的部分。别人观察,看见的是它略有不同的侧面。虽然没有人能够看见完整无缺的全部,但把所有的整合起来,真理就是他们所看见的东西。这是观看乌鸫的十三种方式。我倾向于认为,当读者用了看乌鸫的所有十三种方式,真理由此出现,读者就得出了自己的第十四种看乌鸫的方式。”



3 卡洛斯·威廉斯(1883—1963)出生于新泽西州的卢瑟福德镇。曾就读于宾夕法尼亚大学医科,毕业后在家乡行医逾40年。大学期间与诗人庞德相识。但与庞德和艾略特不一样,他宁可隐居在纽约郊外的一座小城镇里,也不像华莱士?斯蒂文斯或肯明斯,他们尽管留在美国,气质上却充满了世界主义。而威廉斯从一开始就反对以艾略特为代表的智性写作,企图寻找一种诗意的美国精神。他的口语化写作直接影响了后来的艾伦?金斯堡。作为乡土诗人的代表。他被认为是惟一处于中心地位的诗人。

代表作《便条》

我吃了

放在

冰箱里的

梅子

它们

大概是你

留着

早餐

吃的

请原谅

它们太可口了

那么甜

又那么凉 

评语:作为一个观念诗人,威廉斯从开始写作起,就表现出对意象的不信任。这是对那个时代大多数诗人接受象征主义美学思潮的一种抵触。他认为美国口语中的词语干净简洁,自有诗意。在貌似简陋的流水账似的《便条》里,威廉斯其实是在主张直接抒写个人生活经验,取消深度的书写自由。如果能做到不怀偏见,人们不难讀到口语的勃勃生机。



4:肯明斯 (1894—1962)出生于美国麻省坎布里奇,从哈佛大学毕业后遭逢一战,期间,志愿去法国当救护队司机,却被疑为间谍而遭拘禁三个月,这段经历促成了诗人的终生信仰:蔑视政府权威,厌恶文明机制,崇尚个人自由。他的第一部诗集《郁金香和烟囱》荣获“日晷奖”,成为现代派经典诗集之一。还获得了“国家图书奖”、“博林根诗歌奖”等多种荣誉。1954年,他甚至受哈佛大学邀请主持举世闻名的“诺顿讲座”。

他的诗因其形式离奇,在诗歌的换行,单词的拼写等方面进行大胆创新,而独树一帜,给读者带来陌生的美感。

代表作:《爱情比忘却厚》

爱情比忘却厚

比回忆薄

比潮湿的波浪少

比失败多

它最痴癫最疯狂

但比起所有

比海洋更深的海洋

它更长久

爱情总比胜利少见

却比活着多些

不大于无法开始

不小于谅解

它最明朗最清醒

而比起所有

比天空更高的天空

它更不朽


5:温德尔.拜瑞(1934—)诗人、农民、小说家及随笔作家。1957 年获肯塔基大学文学硕士学位。自1965 年以来他工作在肯塔基亨利郡的一个农场。作品曾获过国家艺术和文学院奖, T.S. 艾略特奖。纽约书评认为温德尔.拜瑞是:"一个肯塔基农民和作家, 也许是我们当代伟大的道德伦理随笔作家"。基督徒科学箴言报称:"拜瑞是我们现今先知的美国人的声音。"

代表作:《我梦见我父亲在海边》

我在学习如何将我的死亡留给你。

   ——题记

户外,十月末烛光般的天空下,

白蜡树和枫树交错燃烧。我们静静地站在遍布沙砾的海滩上。

我父亲将他父亲的骨灰从骨灰瓮里撒出,他晃动的肩膀

似乎感到了一种怪异的重量,随后那些骨灰撒向无尽的黑暗,

就好像抛掷一根线。我们静候着某种回声,一个浪头

或类似之物,标出了父与子之间的距离。 

夜晚来临,无踪无迹,无声无息,

群星闪烁着,向后退去,比从前显得更遥远,更真切。

直到阴影不断将脱下的衣服套在树木上。

收获期已过,果园到处都是坠落的苹果。

甚至我父亲也开始离去,渐渐消失在芦苇丛生的小路上。

他的身影不过是光的一种图形,一条记忆之路,

蜿蜒在黑暗中,且一直延伸到归心似箭。



6:罗伯特·弗罗斯特(1874~1963)

代表作《未选择的路》  

黄色的树林里分出两条路

可惜我不能同时涉足  

站在路口望着它消失在密林中 

而我选了另外一条路   

它的荒草幽寂,更诱人,更美 

那天清晨落叶满地   

两条路都未经脚印污染 

或许留下一条路改日再见  

而我知道每一条路都没有尽头 

恐怕我难以回返 

多少年后在某个地方   

也许我将轻声叹息回想起往事

一片树林里有两条路  

而我选择了人迹罕至的一条  

从此决定了我的一生



7:查尔斯·布可夫斯基(1920—1994)生于德国安德纳赫,3岁随父母移居美国。一生热爱写作,女人,嗜酒如命,他一直为学院和学会所不容,却在民间拥有广泛的读者,他是一位多产的作家,写了数千首诗歌,数百篇小说,总计出版了110本书。人们常将他称为“贫民窟的桂冠诗人 ”。

代表作 《毁掉》

威廉·萨卢因说,“我毁掉了自己的

生活,因为我跟同一个女人

结了两次婚。”

总有一些事情

会毁了我们的生活

威廉

这只取决于

什么或哪一个

先找到

我们

时机一直都很成熟

我们随时

都会

被抓住

生活被毁掉

很正常

无论你

聪明

还是不聪明

都是一样

只有在

自己的

生活

被毁掉时

我们

才发现

自杀者,酒鬼,疯子

囚犯,吸毒者

等等,等等

只是存在中

常见的一部分

就像

厨房架子上的

剑兰

彩虹


飓风

以及

空虚


8:安妮·塞克斯顿

代表作:《她那一类》

我走了出去,一个鬼祟的巫女,

在夜里更大胆,紧追着黑风;

梦想着做坏事,我轻轻飞过

普通的人家,一盏盏的灯:

十二个手指的孤独者,早已忘怀。

这样的女人不太象女人,

我一向是她那一类。

我在森林里找到温暖的洞穴,

在里面放上煎锅,雕刻,绸缎,

橱子,柜子,无数的摆设;

给虫子和精灵准备了晚餐;

我呜呜地叫着,把这混乱重新安排,

这样的女人总是被人误会,

我一向就是她那一类。

我一直坐在你的车中,赶车人,

我挥着裸臂答谢途经的村庄,

认定这最后的光明之路,幸存者,

你的火焰至今咬在我的腿上。

你的轮子转动,我的肋骨压碎。

这样的女人不会羞于死亡。

我一向就是她那一类。

赵毅衡译)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