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诗会

新诗会网易官方博客

 
 
 

日志

 
 

吴投文:昆仑典藏——中国新诗百年经典赏析之鲁迅  

2014-06-30 16:50:11|  分类: 诗歌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梦 》
     
                 鲁迅 
  
  很多的梦,趁黄昏起哄。 
  前梦才挤却大前梦时,后梦又赶走了前梦。 
  去的前梦黑如墨,在的后梦墨一般黑; 
  去的在的仿佛都说,“看我真好颜色。” 
  颜色许好,暗里不知, 
  而且不知道,说话的是谁? 
  
  暗里不知,身热头痛。 
  你来你来!明日的梦。 
   
                                   一九一八年 
  


赏析:

几经犹豫,还是决定选一首鲁迅的新诗。还是几经犹豫,反复推敲,选定这首《梦》。鲁迅写梦,算得上是中国作家中的顶尖高手,而且他笔下的梦,作为映照现实的一面镜子,皆为噩梦。鲁迅一生很苦,就因为终生被噩梦缠绕,他的全部创作实际上也是他内心苦况的真实流露。这首《梦》是一个苦涩的寓言,诗中有一种很强烈的挤压感,前梦和后梦连接而来,连绵不断,相互纠结,墨黑一片。很奇怪的是,不管是前梦还是后梦,都说:“看我真好颜色。”这些噩梦都试图以化妆的形式出现,但在闹哄哄的场面下掩藏着一种内在的紧张感。这实际上也是鲁迅的精神状态,他一方面拒绝黑暗,一方面似乎又渴望另一种黑暗,诗中有一种很复杂的意绪,这大概是鲁迅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这首《梦》看起来很简单,实际上也很复杂,既是黑暗情绪的深度表现,也是鲁迅内心矛盾的曲折流露。鲁迅是一个很果决的人,一生都在痛苦中做梦,也绝不放弃,然而做的总是噩梦,他的苦心带着噩梦的燃烧,希望总是化为乌有,“绝望之为虚妄,正与希望相同”,因此,他的创作中也总有一种挥之不去的阴冷和悒郁。梦在鲁迅的这首诗中有很强的投射性,似乎像灵魂的阴影,无迹无形,不可触及,却又泛着刻骨的痛楚,隐隐地留在身体里,让你在沉睡中又始终醒着。梦实质上是以荒诞的形式对真实的呼应,并不完全是虚构的产物,诗人常常写到梦,是因为梦是一种更清醒的现实,在变形变幻中包含着对真实的曲折诉求。读这首《梦》,很容易想到鲁迅笔下的“铁屋子”,梦是“铁屋子”的外壳,缠绕着一个终生痛苦的灵魂。这也是深藏在鲁迅全部创作中的黑暗本质。(吴投文)





链接:

鲁迅(1881—1936),原名周树人,字豫才,浙江绍兴人。1918年5月,发表《狂人日记》,此为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第一篇白话小说。《鲁迅全集》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最完整,也是影响最大的作家全集,称得上是现代中国最绝望,也是最痴情的心灵之书。在鲁迅一生的著述中,新诗是很次要的一部分,往往被研究者所忽略。《野草》被认为是一本卓异的散文诗集,实际上归为散文更为合适,是鲁迅改造和提升中国现代散文的一次成功尝试。散文诗这一概念总显得很勉强,在文学史研究中似乎没有独立的价值。这也是我选鲁迅的诗而不选《野草》的原因。鲁迅的新诗不多,但他发表新诗较早,属于早期新诗诗人中打边鼓的角色。他自己说:“我其实是不喜欢做新诗的——但也不喜欢做古诗——只因为那时诗坛寂寞,所以打打边鼓,凑些热闹。”(《集外集·序言》)他的新诗和他当时大量的杂感一样,都是一种启蒙的手段。鲁迅实际上对新诗怀着很深的偏见,他在1936年同斯诺谈话时,说即便是最优秀的几个中国现代诗人的作品也“没有什么可以称道的,都属于创新试验之作”,“到目前为止,中国现代新诗并不成功”。我有些怀疑鲁迅这个谈话的真实性,不排除以讹传讹的可能。鲁迅的全部创作都遍布深刻的诗意,他确实有一种惊人的领受诗意的能力,但他在新诗写作上并不用心,即使打边鼓也显得漫不经心,他内心里恐怕对新诗有一种不以为然的想法。这当然是我个人的猜测,但似乎也是从鲁迅的文本缝隙中遗漏出来的信息,在他的新诗中有一种难以掩饰的杂文气味和带着忧郁的冷嘲。从另一方面来看,鲁迅是属于才华内敛一类的作家,思想冷静,不容易激动,宜于客观写实,不宜于主观抒情,新诗于他实际上也是一种拘束。不过,鲁迅的寥寥几首新诗在早期新诗中还是显得不同凡响,虽然诗意并不凝聚,也缺乏严肃的形式感,但有打破镣铐的勇气和跨边界写作的成熟智慧,与他的小说一样,有一种思想上的辽阔。陈丹青有一个极有趣的说法:“我看来看去,看来看去,还是鲁迅先生样子最好看。这张脸非常不卖帐,又非常无所谓,非常酷,又非常慈悲,看上去一脸的清苦、刚直、坦然,骨子里却透着风流与俏皮……可是他拍照片似乎不做什么表情,就那么对着镜头,意思是说:怎么样!我就是这样!”看鲁迅的新诗,还是属于实验的性质,不过鲁迅的面目在他的新诗中大概也是“非常酷”的,然而并不慈悲和风流,他的诗中有一种非常强硬的意志和峭拔的个性,这与他的小说和杂文倒是一脉相承的。鲁迅是一位站在文化高处的巨人,他的边鼓对早期新诗的推广功不可没,也理当记上这一笔,因此,选择他的《梦》也并非粗率为之。(吴投文)

                                                                                       2014年1月14日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