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诗会

新诗会网易官方博客

 
 
 

日志

 
 

薛梅:南鸥诗歌:我再也无法从你的阴影中走出  

2014-06-22 22:23:49|  分类: 诗歌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这是薛梅与简明于2009年4月合写的一篇简评,并收入《中国网络诗歌前沿佳作赏评》。昨天被读者翻晒出来,现转载于此,以表谢意!


     南鸥诗歌:我再也无法从你的阴影中走出

                           简明   薛梅

   

    我们似乎应该忽略诗人南鸥在沉痛而深邃的呼唤中所构建的诗歌理论体系;忽略“南鸥的诗歌是一个时代的词语原像和精神‘断碑’,他的全部意义就是揭示、指认一个时代的荒谬、卑劣和无耻”(海啸《像情人,又像死者》);忽略“对存在、信仰、价值、尊严和死亡的思考贯穿了南鸥自20世纪八十年代以来迄今20余年的诗歌创作历程,使得他的诗歌具有一种罕见的与当下的麻木、庸俗和无序极不相宜的精神品质”(谭五昌《个人精神史的深度书写》);并把南鸥深刻而尖锐的诗歌批判精神,置于风和日丽之中;把一个闪着神性之光的诗人,放逐到草莽民间之中。
    江南历来是骚人墨客的理想栖所,汉乐府“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的浪漫,白居易“江南好,风景旧曾谙”的幻梦。诗人南鸥在现实的繁华中坚守着“这一角沉着冷静的寂寞”(谢冕语):“我无名无姓,一无所有/我只能用清白的手指/为你写下最后的献诗”(《乌镇》)。
    乌镇,这座拥有近7000年文明史和1300多年建镇史的水乡古城,茅盾故居、立志书院、翰林第博物馆、昭明太子读书处的人文景观,在南鸥眼里,却是“东栅、南栅、西栅和北栅”四个清纯女儿的名字。东、南、西、北是乾坤万物之向,而“东栅、南栅、西栅和北栅”则是南鸥心仪之向:“一艘艘乌蓬船摇过河湾/连绵的记忆,浮动青色的屋顶/碧绿的倒影在水中沉淀/河水流出弯弯的灵性”。这“青色”和“碧绿”的“连绵记忆”,在南鸥坎坷多艰的人生旅途中,在南鸥负荷沉重的疲惫心灵中,呈现出了一种古典与理想的片刻安宁,不经意的“流出弯弯的性灵”,悄然抚平了诗人心上的皱纹,唤醒了诗人自然的天性和生命的激情:
 
    灵秀的四姐妹,成天把乌蓬船
    河流、石拱桥和戏台画在宣纸上的四姐妹
    我已变卖了房屋,背景离乡
    我只想成为一位上门的女婿
        ——《乌镇》

    南鸥诗歌讲究图构,颇有“片言可以明百意,坐驰可以役万景”(唐·刘禹锡《董氏武陵集序》)之美。《乌镇》、《风情街》、《西塘的夜》、《西湖》都是通过驰骋想象,将景、物、人、事摄于笔端,创造出阔大悠远、宁静深邃又略带伤感、痴迷的意境。如《乌镇》中的空间意象:“河湾”、“屋顶”、“石拱桥”、“戏台”,与时间词“一千三百年前的表情”、“《林家铺子》的故事”;《风情街》中的“石板路”、“门檐”、“窗棂”、“柳条”、“ 海神庙、紫薇阁/陈阁老宅和九龙匾”、“梅花”、“ 街道和房屋”与“志摩和小曼最初牵手”、“ 王国维、志摩和穆旦/都是你世代的街坊”、“一个季节的梅香,飘逸至今”;《西塘的夜》中“河湾”、“石拱桥”、“房屋”、“红灯笼”、“门窗”、“酒吧”、“船灯”与“依然是”、“古朴的房屋让语言变得单纯”、“古典的音乐从房檐、从门窗飘到水面”;《西湖》中“星宫”、“平湖”、“灵隐寺”、“苏堤和断桥”、“楼亭”与“南宋”、“一千年的想象”,空间与时间相互映衬,物形与神韵彼此烘托,把活脱脱的一个梦幻江南,一个古韵情迷的江南如水墨在宣纸上缓缓洇出:
 
    我已变卖了房屋,背景离乡
    我只想成为一位上门的女婿
        ——《乌镇》

    我再也无法从你的阴影中走出
    只能在现代汉语中,一生流亡
        ——《风情街》
 
    把你的手给我,宣纸是你的花轿
    你在宣纸之上成为新娘
        ——《西湖》

    一组江南诗写,诗人南鸥超越了很多伪诗人的巧借浪漫,他以江南浓郁的文化气息,在自然的回归中探寻出路。诗人南鸥的沉醉江南,正是诗人心灵的澄明使然。
    《台词与罂粟》是南鸥“重构精神元素和诗歌文本”的诗意演讲。面对当代诗歌写作“完全是一种阴影中爬行,仅仅是一种历史境遇的横跨、心灵的对接和技术的模仿与复制”、“反价值、反崇高、反英雄等观念”的“流行和时尚”是“一个时代疾病的表征,是‘后现代’对一个时代的强暴、肢解、吞噬的结果”、“精神立场的暧昧和世俗化倾向日益泛滥”,无法“确立一种更具严肃意义的精神立场和诗学主张”(南鸥《倾斜的屋宇》)的严酷现实:
  
    其实这些变形的图案
    就是它精心雕刻的闪光的病句
    或是它遗落的偏旁
    或被它省略的标点
        ——《台词与罂粟》

    “它在黑夜里制造白昼/在时间中设计时间”,言语与语言、科学与技术,都在“制造”与“设计”的人类演进中,在袪魅和返魅的往复中,一重重假象,一次次迷惑,一层层蒙蔽:“原来罂粟/和砒霜,都是它设计的/错字和别字”。诚如南鸥所言:“真正意义上的诗人,不应该成为病毒的携带者和演绎社会疾病的小丑,而应该把诗歌溶入生命真切的存在之中,用痛楚或者狂喜的手指触摸本真生命的纹理和细节,像触摸胎儿的脐带和灵魂的叶片,凝视她颤动万物的瞬间和力量……”(南鸥《倾斜的屋宇》)。

 

附:南鸥诗歌
 
乌镇

弯弯的河水,飘动绿色的
绸带。依然是一千三百年前的表情
东栅、南栅、西栅和北栅
是你四个灵秀的女儿
她们典雅,是神赐的礼物
如刚出水的荷花

 

《林家铺子》的故事依然在
昼夜讲述,那些人物,那些场景和细节
就像一艘艘乌蓬船摇过河湾
连绵的记忆,浮动青色的屋顶
碧绿的倒影在水中沉淀
河水流出弯弯的灵性

 

散发着常年梅香的四姐妹
乖巧的四姐妹,我无名无姓,一无所有
我只能用清白的手指
为你写下最后的献诗

 

灵秀的四姐妹,成天把乌蓬船
河流、石拱桥和戏台画在宣纸上的四姐妹
我已变卖了房屋,背景离乡
我只想成为一位上门的女婿

 

 

风情街

 

是志摩和小曼最初牵手的地方
也许是小曼的围巾,遗落在街上而风情
雨水洗净的石板路缭起音乐
一位风姿绰约的女子,依然
若隐若现  

                                             

那些门檐上精美的图案
那些窗棂,仿佛还保留当年的气息
柳条垂到我的头顶,是在安慰我
还是把我从深渊里唤醒

 

我知道:海神庙、紫薇阁
陈阁老宅和九龙匾都是你世袭的嫁妆
你是一位名门望族的女儿
一位精于琴棋书画的才女

 

我知道:王国维、志摩和穆旦
都是你世代的街坊,你独饮日月的精华
每一个黄昏,都充满朦胧的醉意
琴声和诗歌如梅花
在窗棂随意的飘落
终其一生

 

一个季节的梅香,飘逸至今
如一场大雪覆盖了时间、街道和房屋
我再也无法从你的阴影中走出
只能在现代汉语中,一生流亡

 

 

西塘的夜

 

依然是河弯,依然是石拱桥
两岸的房屋被一串串红灯笼高高挂起
天地相连,河水在风中颤动
橘色的倒影好像水里跳动的火苗
是天上还是人间,是朦胧
还是暧昧

 

西塘的夜,露出初恋的脸
那些火苗是情话,是不同方言的情话溅入
水中,古朴的房屋让语言变得单纯
都市的喧嚣一下子安静
西塘的夜是两个人的夜
是初恋的夜

 

两岸的木屋透出昏暗的光影
古典的音乐从房檐、从门窗飘到水面
这是西塘的酒吧,是让女人
变得水一样柔软的酒吧
闪闪烁烁的船灯是诗人的眼睛
西塘的夜,是诗人的夜

 

 

西湖

 

一位南宋的女子,一位与我
无缘的女子,把缘份深藏星宫的女子
平湖、灵隐寺都是你家庭院
珍珠和丝绸,点缀你千年的青春
龙井和杭白菊浸泡的女子
头顶一片荷叶乘凉的女子
 
我三次来到你的窗前
烛光透过花窗,琴声自你的指间
在苏堤和断桥上情意绵绵
鸟声在林间消逝,我不敢停留
琴声渲染南屏的晚钟
我只能在琴声中溜走

 

今夜,宣纸在星空下铺展
琴声浇醉夜晚,我撩开一千年的想象
把你的手给我,宣纸是你的花轿
今夜你在宣纸之上成为新娘
带着楼亭、带着一千位侍女
和所有的嫁妆

 

 

台词与罂粟

 

台词出生名门,身体光洁
如玉,它卷动的舌尖像黄昏一样暧昧
罂粟花娇艳如滴,模糊了
午夜和黎明,抹平了生者和
死者的距离。当音乐撩开梦境
它从寒冬赶到了春天
每一个词都完美无缺
光芒四射

 

这些闪亮的动词和名词
时尚鲜亮,好像套着假肢的服饰
隐现的图案露出死者的脸
如祖先的居所


其实这些变形的图案
就是它精心雕刻的闪光的病句
或是它遗落的偏旁
或被它省略的标点

 

罂粟花的梦魇总是越陷越深
其实白色的砒霜也早已潜藏在酒杯
它在黑夜里制造白昼
在时间中设计时间。原来罂粟
和砒霜,都是它设计的
错字和别字


(转载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7c8d550102e6u9.html)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