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诗会

新诗会网易官方博客

 
 
 

日志

 
 

《文艺报》发潘桂林:从断裂抵达圆融——《隐》的策略及诗意分析  

2014-06-21 14:25:54|  分类: 诗歌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艺报》(2014.01.17第三版)发潘桂林教授诗歌评论:
从断裂抵达圆融——《隐》的策略及诗意分析
潘桂林
 
    杨林诗作善用思辨和解构之光透视表象,撕裂蒙着幻梦的现象之美,抖开世界近乎残酷的真,凸显生活表象与内质的断裂,但他没有顺着断裂的豁口沉陷,而是在新的层面上回归圆融。诗集《有缝对接》的命名可以理解为存在与虚无的圆融对接。短诗《隐》体现出密集的意象裁剪组合错位:风看清“呜咽”;弯曲更值得眷念;事物因阴影而美好;春草长于冬天的深;说着的话纷纷枯萎。断裂和错位的意象组合是别具深意的审美程序,是呈现诗意的审美策略。
  光线正好发现脸,镇定/从人群中抽离/一切逝去的,和正赶来的风/看清了呜咽的过程,经过身体/留下冷暖/还有什么比弯曲更值得眷恋/事物因阴影而美好/它真实,也属于自己/正如呈现,只是存在的一种方式/正如春草长于冬天的深/正如说着的话/纷纷枯萎                                ——《隐》
  常理本是由感性生命主体看清呜咽,感受冷暖伤痛,但此处主体是隐退的。是光线发现脸,将这一沉默的存在者敞开,他镇定,抽离喧嚣人群,让真相在无言中自行敞亮。发现真实的不是双眼和阐明真相的言语,而是无法驻足的风。据说这首诗歌写作的起因是一群诗人在为诗歌法则和倾向争论不休,其中一位沉默不语并用短信告知远方的杨林,他马上作《隐》传到争吵地,诗歌被沉默的诗人朗诵,争吵平息,人群散去。这首诗的写作背景直接启开了结尾“正如说着的话\纷纷枯萎”的意涵:争论只会使事情纠结不清,真相会被力图说明真相的解释遮蔽,陷入混乱无序;而主体隐退,悬置主观偏见,才能回到事物本身。这充分体现了生活表象与内质、初衷和结局无法达成一致的断裂。
  诗之美在于丰盈和充满弹性的想象空间。《隐》于断裂处生成了丰富的诗意,使阅读向不同审美层面弥散延伸。《隐》除了初始信息之外还至少隐藏着三层意蕴。第一层指向被压抑的隐情之光。有一种感情默默无言,甚至被光线发现一些端倪,也会镇定自若,隐入无形。惟有抽离人群面对自我,面对所有如逝去之风的过往和终将植入未来的记忆时,人才认清内心的呜咽,感受真切的冷暖和疼痛。或许这隐情才是最真的情感,即便不被世人和规范认可,必须生生世世隐藏在道德之光制度之光的背面,不能表达不能倾诉甚至必须要在寒冬的冰冷中贮存,但也会因“属于自己”,是鲜活生命的构成而比伪装更值得留恋。这样的诗句,将文化面纱背后人性的力量抖出,让伤痛、无奈却温暖的光芒照亮生命。
  第二层是生命认知和存在状态的辩证之力。“还有什么比弯曲更值得眷恋/事物因阴影而美好”,惊人的错位直撞读者内心,原本值得眷念的“直”和被否定的“阴影”在价值判断上发生了位移,在引发读者感知断裂之后推进了审美感受的飞跃。弯曲、眷恋与阴影,美好的错位昭示着:当我们面对真实自我的暗影,就是弃绝懦弱,具有直面自我灵魂的勇气。因此,即使是心灵的阴影和弯曲是不能见容于社会规约的隐情,也因忠实于灵肉一体的生命,而比虚幻的“直”和没有生命气血的明亮更有意义。
  第三层是对语言效能的诗性领悟。深研整首诗歌,我们甚至可以悟出老庄的“无辨”智慧,并与海德格尔的语言哲学相遇。海德格尔在《通向语言的途中》指出,寂静之音是自然命名的召唤,将物导入自然呈现,寂静“比一切运动更动荡,比任何活动更活跃”,“静默赐予物而使物满足于在世界中栖留”。相反,为了辩解、区分进行的言说反而是对存在的遮蔽。这一言说智慧在诗歌《隐》中敞亮开来。用“枯萎”一词描述“说着的话”是对语言功能的怀疑甚至瓦解。这“话”狭义指向《隐》中诗人们的争论,广义指一切有目的的辩论,它因违背了任由存在物自足存在抵达圆满自现的法则,失去了道说世界呈现生命的意义,并因失去自然菁华的养护而枯萎凋零。诗句昭示了话语的无效和真相在时间中呈现的境遇。存在的苍凉被反常规搭配带来的意义断裂暂时阻隔,但随即在断裂处澄明,使读者深切感知到存在的悖论:光鲜示人的未必是真是美,违背文化规范的隐情未必是可耻与罪恶,反而可能因生长于生命根部而更具气血,因陪伴洁净灵魂而超然物外,是无条件因而更纯粹的美;话语在表达中盛开也在表达中枯萎,表达有可能抵达世界也可能封锁前路。《隐》不仅揭示了人类生存的复杂性,也通过质疑语言效能彰显出写作与存在世界的断裂危机,但杨林诗歌没有带读者走入绝望和虚妄的深渊,他用诗性延伸出一条弥合断裂缝补裂痕的路。
  弃绝执拗顺应自然,守候存在之真,就是缝合断裂的灵药。弯曲与阴影之所以美好之所以值得眷念,是因为它们归于本真完整的生命。人生如此,艺术亦然。不管是诗人有意为之还是出于巧合,《隐》表达了诗写的主体隐退法则。无言无辩顺应自然,任由静寂出场道说世界本身,才是生命和艺术的正途,才是弥合表象与本质、艺术与世界断裂的路径,才能使存在之域重归圆融。
 
附:杨林诗歌
《隐》
 
光线正好发现脸,镇定
从人群中抽离
一切逝去的,和正赶来的风
看清了呜咽的过程,经过身体
留下冷暖
还有什么比弯曲更值得眷恋
事物因阴影而美好
它真实,也属于自己
正如呈现,只是存在的一种方式
正如春草长于冬天的深
正如说着的话
纷纷枯萎
 
潘桂林,女,苗族,湖南麻阳县人,文学博士,怀化学院副教授,曾在《江汉论坛》、《中国文学研究》、《湖南社会科学》、《求索》、《文艺报》等学术刊物上发表文学理论和评论文章30余篇。

转载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a1aa338e0101i6yl.html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