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诗会

新诗会网易官方博客

 
 
 

日志

 
 

罗伯特·潘·沃伦《几首平静、简单的诗》  

2014-06-12 11:53:45|  分类: 诗歌翻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罗伯特?潘?沃伦
《几首平静、简单的诗》



动荡不定世界里的鸟类学


那只是傍晚时的一声鸟鸣,分不出是什么鸟,
当我从泉边提水回来,走过到处是石头的屋后牧场;
但我站得那么静,头上的天空并不比水桶里的天空更平静。

许多年过去了,所有地方所有面孔都淡去,有些人已死去,
我站在远方的土地上,傍晚寂静,我终于确定
我更怀念鸟鸣时的那种寂静,而不是某些以后要消失的事物。


附:
赵毅衡译(《美国现代诗选》,外国文学出版社,1985,p405)
《世事沧桑话鸣鸟》
那只是一只鸟在晚上鸣叫,认不出是什么鸟,
当我从泉边取水回来,走过满是石头的牧场,
我站得那么静,头上的天空和水桶里的天空一样静。

多少年过去,多少地方多少脸都淡漠了,有的人已谢世,
而我站在远方,夜那么静,我终于肯定
我最怀念的,不是那些终将消逝的事物,而是鸟鸣时那种宁静。



冬青与山胡桃树


雨,一整夜,滴打着冬青。
敲打着窗玻璃像发报机。
如果在那屋子里醒来,思索一些旧日的荒唐事,
或者试着重过一遍旧日的欢乐,
我就能听到它正在小路上的车辙里流淌。

雨打落了山胡桃树最后的树叶,
但我现在躺着的地方,雨声似乎少了些味道,
凭着季节好意的技巧和时间老练的戏法,
多年来我已不再感到快乐或痛苦,
当听到雨水在车辙里流淌,星星无光,

即使现在有汽车顺着那条小路上来,
车上的人我一个也不认得,
如今他们那屋子里听到雨声醒来,
可能又会睡去——正如我,许多年前,
一觉睡到天亮;现在却想起身而去。



井房


那里发生过什么,这并不重要,
但已足够。如果你回来了,
并不重要也许就成了非常重要,即使你还有你的
轻手轻脚的老本事,不撞上
一件东西:一件坏玩具或生锈的用具,或任何类似的
东西:你碰巧发现
就藏在那里,无拘无束,青草和荒草缠绕。

铁线莲缠住了那扇
废弃的井房的门,你也许会弄断它。
虽然猜到现在水有些脏,也并不想去喝,
但带着来自多年前的渴望
你仍然可能俯身到井盖上,睁大眼睛去看那暗光闪动的水面。
是的,也许就是这个事件
将并不重要变成了非常重要,而且超过了字面意义。

是的,真实总是变动不定,而
并不重要能如此迅速地变成非常重要。
假定你回来了,发觉你的心脏突然有些不舒服,
并且你用手遮住你的视线:
你的眼泪所意味的,可能会超过你为之流泪但并不理解的东西。
是的,那里很可能会发生些什么事,
如果你曾经回来——即使只是站着睁大眼睛看了看。



某处的月光里,他们在歌唱


月升时候,枫树下——
从黑暗的枫树林和目光所及,白橡树
升起,月光涮白了树梢——
他们正一起歌唱,我从沉睡中

醒来,在月亮之火的洁白之中,
我听到,从黑暗的枫树林的深处
两个嗓音颤动如银,宛转自在,渴望
在广阔的月空中沉醉。

是我年轻的姑姑和她年轻的丈夫
在他们黑暗的枫树林里歌唱,虽然
我年龄太小,还不知道他们在唱什么,但我快乐
于是又睡去,因为我知道我慢慢就会知道。

但那个老人在那儿醒来会怎么样?
当歌声,如葡萄藤,顺着月光向上爬。
他该怎样想到过去的时光,当它们在月空中交织,一片明亮,
又如静脉扩散,披着银光——月亮的肌肤?

再远些,我回忆起,在谷仓那边,
有只骡子曾摔过一跤;但歌声这时候
结束了,那一夜,或是永远,再也没有
继续——但它应该再次,

许多年后,将我从枕上唤醒,对着白色的
月亮之火,高高的橡树叶,和远处的田野,
我应该希望发现,在新的歌声所渴望的景象中
一些生活的信条,多年之后,依然有效。



在意大利语中,他们把这种鸟叫作Civetta


夜晚随着枭鸣降临,
小月亮在天空中苍白地滑落,
雪松林里的黑暗是决定性的,
但小路上的尘土正苍白地梦着,
我的双脚荡起了那里的尘土——
啊,我看见了肯塔基的这种景象
此刻就在我紧闭的眼睑后面,
正如在这远方的土地上我站着
在一模一样的明暗不定的时刻
在内心的明暗不定之中,
而时间皱巴巴的像纸片一般
在我手里揉碎,当这里
  瘦月亮苍白地斜斜地滑落苍白的天空,
  小枭在壕沟里鸣叫。

此刻这只小枭在壕沟里鸣叫。
穿过所有的岁月和距离
另一只枭应答着他,这
是我获得的唯一的真实,
而从当前的枭鸣
向后退,是燃烧着的白日的强光,
而岁月的消逝,像一只轮胎的尖叫,
此刻逐渐黯淡,当那久已失去的如晨露般
湿润而柔和的应答再次溢出,
在那家乡的黑暗里颤动,
又定格在枭声与枭声,
生命的明媚的插曲之间。
  瘦月亮苍白地斜斜地滑落苍白的天空,
  小枭在壕沟里鸣叫。



辩论:询问,寻找,梦想


在请求什么,请求什么?——小男孩整个下午,
蹲在麝鼠将要到来的甘蔗丛里,
麝鼠,麝鼠,快来吧,快来吧。
它来了,四处张望,走了,让那个问题继续下去。
它带走了曾经对那幽暗的泥洞所寄予的一切渴望。

在寻找什么,寻找什么?——在雪松树阴里轻手轻脚。
那是一面飘过落果和羊齿植物的白色鹿旗吗?
不,只是在悬崖边潜伏着巨人,在长满羊齿植物的林间空地里
高大的神灵,整夜站着,像白色的狐火燃烧着。
那只小狐狸此刻正把头枕在你的手心,为你离去、将不回来而哭泣。

在梦想什么,梦想什么?——黄昏时躺在小山上,
宁静的空气只被飞蛾的翅膀搅动,而太阳的最后一抹着色
映着满天飞蛾而渐渐黯淡,血红映着飞蛾的白色和星光而渐渐黯淡,
而时间俯下身来,亲吻内心的抱负,
而远处,月升之前,小镇上的灯光一盏一盏地亮了。

那次以后很久了,我曾经走过黑夜的街道,鞋跟的铁掌
敲打着石头,我曾经在黑暗中,在窗子里,睁大眼睛。
询问,寻找,梦想——我曾经把怒火发泄到
我自己的内心,它无知而倔强,
渴望一个,我想,时间应该已经准备好的绝对。

但是至今还没有。那么,就让我们来辩论
这个问题。但在拥挤的屋檐下,抱着一个玩具,
我的儿子此刻正睡着,当时间再晚些,
我将起身,走向那寒冷的星座所居之地,
并抬起双眼更严肃地思考快乐的可怕逻辑。


(诗集《你们,帝王们,及其他:诗1957-1960》,
据《罗伯特?潘?沃伦诗全集》第161-164页译)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